电子产品世界 » 论坛首页 » 综合技术 » 智能硬件与可穿戴 » 机器里的大脑:一位“隐士”开发者的人工智能梦(下篇)


共1条 1/1 1 跳转至

机器里的大脑:一位“隐士”开发者的人工智能梦(下篇)

菜鸟
2015-11-16 10:30:06    评分

换句话说,如果Grandoid想要小便,并不需要编写一段程序命令它去做,而是要让它喝很多水,再等待一段时间就可以了。事实上,废物制造生物学过程(比如小便)必须发生在活体和代码里面,然后将相关信息发送到虚拟生物的大脑里面,告诉它们自己有这个需要了。Grandoid 、“我已经将几十个虚拟肌肉和每个‘生物大脑’连接在了一起,”Grand说道,“它们可以和一个物理实体引擎进行交互,让各种移动和选择尽可能地接近现实。”他毫不客气地表示,自己正在干一件“牛逼的大事业”!

2002年,作家Jon Ronson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道,Grand是一个会努力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的人。事实上在Grand眼里,Grandroids是一个巨大的,无法间断的开发项目,而且这个项目很可能最终无法完成。“它们提醒我,其实我还是个孩子”他说道,“直到我完成开发它们的大脑和它们所有的其他系统,否则现在就告诉你它们的个性还为时过早。”这项工作需要你是很多科学领域里的专家,所以有时候Grand是一名程序员,有时候他又是生物学家,神经学家,甚至还是心理学家。“现在,我正在开发它们的生物化学过程,从新陈代谢开始起步。除非它们有生存下去的理由,否则无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开发它们的大脑。相比于构建基础架构,相对简单的生物学其实更有意思。”

实际上,这项工作是相当复杂的,因为活的大脑其实是个非常晦涩难解的实体。举个例子,如果Grand想要开发一个全功能的虚拟汽车引擎其实会简单得多,他需要设计数字化螺栓,螺丝,活塞,燃料,还有燃油,之后他可以按照相关原理和物理知识,将燃料转换成支持机械运动的能力。但是要设计虚拟大脑,没有任何可以原理可以遵循。“我们几乎不知道大脑的基本工作原理,”他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东西能和大脑相比,我们虽然好像知道很多,但是真正理解它却少之又少。”事实上,理解我们大脑正是Grand当前最主要的工作。“这关乎人工生命,真的,”他说道,“我们正在使用计算机建模,希望能获得生物基本原理的洞察力和灵感。”



目前距离Grand启动这项目已经过去五年时间了,但是他创造的这个Grandoids人工生命依然停留在表面,给人的印象不深。“这是人工智能自下而上法的本质,所有‘上层建筑’都是基于此本质而衍生出来的,”Grand解释说。不过,Grandoids现在已经可以捕猎了,它们会吃一种叫做“throgs”的猎物(也是一种会跳跃的绿色小虚拟生命,名字取自计算机科学家A.K. Dewdney的《The Planiverse》书中的一个动物名)。Grand一直觉得愤愤不平,因为他觉得自己所做的成绩其实非常出色,但是外界却认为微不足道。

“Grandoids去追throgs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他说道,“它们需要协调好自己身上几十块虚拟肌肉才能走路,调整自己的步伐去爬坡,再按照一个指定的方向转弯,之后,Grandoids需要根据外部环境刺激自己的视网膜,并设定一个更加稳定且有用的参照物框架。”

不仅如此,Grandoids必须要学会导航,这样才能绕过障碍物,并规划好一条捕食路线找到自己的猎物,最后通过身上的肌肉去执行捕食任务。当这些人工生命做完这一切之后,显然,它们会了解自己所处的领地,记住自己周围环境里非常复杂的路线。“它们一般会开发出一个所在领地的心象地图,如果他们当前看不到任何throgs,就会去想自己上次看到throgs的地方,然后在领地里规划出一条路线到达那里,搜索捕猎。”Grand收到。到了晚上,这些人工生命会躺下睡觉,事实上,相比于捕猎,睡眠对Grandoids更加重要,因为他们此时需要在梦中思考自己一天做了些什么,以巩固自己的记忆。

Grand突破了如此复杂的捕猎过程,并将它拆分成“精神”和“肌肉”两类组件,其实是需要做大量工作的,而且,他完全是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完成的(Grand没有从任何一家科学机构获得资金支持)。虽然这些成就让Grand感到了极大的满足,但之后的问题依然出现了------该如何调试排错呢?“这个调试排错的过程,有些像研究一个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试图找到哪些神经递质可能出现不合理的行为,”他说道。




尽管如此,整个过程还是非常稳定的。“现在,我觉得自己能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Grand说道,“我是一个孤独的程序员,正在完成一项伟大的事业,但当我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工作的时候,我就能做的很好,我不需要参加各种费时的回忆,也不需要写提案,只要我产生了灵感就能执行去做。我周围没有一群人拖我后腿,也没有一堆人给出各种不同的意见,或是在截止日期前不断催促我工作,这些都会让我坐立不安。不过,这些特权的代价就是,我需要像一个隐士那样生活。”

Grand的工作进度非常缓慢,但他依然还是有一个计划。他希望能在美国有个新总统之前,发布一款商业产品,这意味着可能在2016年左右会有些作为。一旦软件发布,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提供更多与人工生命相关的帮助和支持服务。“我觉得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宠物店老板,唯一的不同是这个宠物店卖的是外星生命,”他说道,“一开始,我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两种生命物种,但是人们需要搞清楚如何好好照顾这些生命,当它们生病了该怎么做,如何教它们学习新东西,等等。”

“当前人工智能的主要问题,就是急于证明自己,人们因此会变得鼠目寸光,也会导致产生很多短期解决方案和短期思维。”

可以肯定的是,Grand的支持者们(其中包括在Kickstarter众筹项目里的两位私人好友)并不觉得他的研究会有什么样的实际应用。不过在Grand眼里,他觉得这种对人工智能实际应用的追求,其实是一种非常短视的行为。“当前人工智能的主要问题,就是急于证明自己,人们因此会变得鼠目寸光,也会导致产生很多短期解决方案和短期思维。”他说道,“如果将人工智能比喻成一个尝试登录月球的人,那么这个人如果比其他人跳高一尺,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但是仅仅通过跳跃是根本无法登陆到月球的。我的工作就是要去寻找长期解决方案。人类的思考能力其实就像是一座巨大冰山上的一脚,人类开始学习走路,了解自己周围事物,学习困难的事情,为什么有些事情会失败,如何识别自己的妈妈。我想,未来人工动物可能会有大量应用---你可以类比一下哪些事情马可以做但是拖拉机却做不到---但是现在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Grand相信,要再造一个大脑必须循序渐进,就像在人类在跑步之前必须要先学会走路一样。“和宇宙中任何一个单一结构相比,我们可能对一块三磅重的脂肪了解的更多,”他说道,“但是我们仍然不知道基本原则是什么,不知道如何操作,也不知道如何复制他们。现在很多公司喜欢吹的天花乱坠,但是做技术预测其实还是有些难度,同时也很容易被误解。我试着不去想如何去应用人工智能,因为这会让我陷入到一个死胡同,最后做出一个解决某个特定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不是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我现在能说的就是,先开发,然后走一步看一步。”

如今对于人工智能的看法,基本上都是恐惧和警惕,至少在媒体和科幻电影上是这样的。而且对于人工智能的焦虑甚至蔓延到了很多专家和专业人士,史蒂夫霍金最近就发出警告,认为高级人工智能可能会导致人类走向末日。“钢铁侠”Elon Musk也表示人工智能会成为人类的最大威胁。而在Reddit论坛上的问答版上,比尔盖茨写道,“我同意Elon Musk的看法,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没人关心这个问题。”德国哲学家Thomas Metzinger表示,人工智能将会给世界带来更多痛苦,因此必须立即停止开发人工智能机器人。

Grand非常反对上述那些“砖家”的看法。“最近,一些人在散播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但在很多情况下,那些都是毫无根据的胡说,”他说道,“他们依然有一种假设,觉得如今自称为人工智能的自动化技术会发展成有感情的智能生物。他们错了,他们所讨论的那种智能其实只能算是巨大冰山的一脚,真正的依然淹没在水下。”Grand觉得自己的项目就是个很好的证据,他觉得真实的、普遍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将会从人工生命中出现,同时未来的人工智能和电影里那些残酷无情的杀人机器人也完全不同。“为了到达巅峰,我们必须从底层开始,然后逐步发展,但是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所以未来的路很长,其实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所做的东西都非常有用,不过在未来的道路上依然可以学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事实上,他觉得很多普通人看似特别厉害的人工智能,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比如那些聊天机器人,还有下赢国际象棋大师的应用程序。“相比于让人工生命坐在一张椅子上,或是记得自己回家的路,下棋其实算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说道,“我知道,现在人们担心人工智能,但是,相比于让一台机器人不按照程序设计,自己给自己系鞋带,可能统治世界更简单些吧。”


转载自:雷锋网





关键词: 人工智能    

共1条 1/1 1 跳转至

回复

匿名不能发帖!请先 [ 登陆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