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VINOTM,给你看得见的未来!>>
电子产品世界 » 论坛首页 » 休闲专区 » 我爱生活 » 专访Richard Stallman:学校教育应只用自由软件

共1条 1/1 1 跳转至

专访Richard Stallman:学校教育应只用自由软件

工程师
2008-05-21 15:29:29    评分
被誉为自由软件之父的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办人Richard Stallman上周在台湾发表两场演讲并接受本地媒体访问,他除了谈到网络应用软件违背自由精神,也认为学校教育不该采用专属软件。

ZDNet统整其演讲与专访内容,以访谈型式整理如下:

问:您相当坚持GNU/Linux与Linux,或是自由软件与开原码软件的差别,并要求每一个和您对话的人使用GNU/Linux,为什么如此坚持用字?

答:不同的字词代表不同的意义,也会因此影响人们思考的方式。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自由是很容易受到威胁的,除非我们努力去捍卫它。
为了要捍卫自由,我们必须要先了解自由的价值,要能了解自由的价值,则先得了解它的意义。

几百年来关于人权的讨论、争取人权的例子,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但计算机软件不过是这几十年来的事情,对于结合软件与人权的辩证却非常少,因此我才设法去定义出了自由软件的四大定义,让众人能够在使用软件时,也能知道自己的人权与软件的关系。

但大多数的计算机使用者却根本未曾听闻过这些论点,因为我们的社会根本未曾开始这一场辩证。多数人一开始接触计算机时用的就是专属软件,他们也因此视专属软件为理所当然,也因此认为专属软件具有伦理道德的正当性。

因为他们多数人不像我曾在1970年代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中,体会过自由软件、自由的操作系统的好处。

因为未精确要求字词的使用,让我们在推广自由软件的道路上面临了障碍。当我们在推广GNU操作系统时,很多人认为那就是Linux,且是出自Linus Trovalds的愿景。

但Trovalds从来未同意自由软件的精神,他赞成某些自由,但纯粹是为了工程的目的,为了让软件更强大、更可靠,而非身为一个公民应有的价值观。

于是当人们认为GNU/Linux应归功于他时,不只会去向他寻求工程的意见,还包括道德上的意见,但他根本就不支持这一点。

也因此不同意我们观点的人,后来便转向开原码(Open Source)阵营,仅强调工程性的优势。但我认为,自由软件应该是道德的问题,这世界上有些事,比更强大、更可靠、更方便的软件还重要。

问:采用不同的字词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吗?

答:是的。当然你可以向你的朋友解释GNU/Linux和Linux的差别、告诉他们自由软件的四大定义是什么,但那太花时间了,光解释可能就要花掉10分钟。

或许你太忙了,没有10分钟,但你可以用GNU/Linux这个字眼,这只要一秒钟。你不必解释我们的哲学,但这一秒钟,有助于让我们去向其它人解释我们的哲学。

问:你提到很多人一开始接触计算机,学的就是专属软件,对于校园的信息教育,你有什么想法?

答:学校不应该教专属软件。任何层级的学校应该都只能教自由软件。

有几个理由,不过最简单的就是省钱。学校不应该把钱花在让他人允许自己使用软件这件事情上,这是最明显的理由,即便人们不了解自由软件的精神。不过有些专属软件厂商可能会捐赠、特价,让学校取得使用专属软件的权利。这是好事吗?不,我认为这背后隐藏着很糟糕的理由。他们是在利用学校来植入学生对专属软件的依赖性,一但学生毕业进入社会,便会让企业必须采购这些软件。当然这些专属软件厂商要提供免费的软件给学校,这作法就和毒贩没有两样,学校必须拒绝专属软件厂商的捐赠。另一个学校不该教专属软件的理由是,这不利于发掘、教育天生的软件工程师。有很多天生适合作软件开发的人,在十多岁时就会展露出对软件如何运作的兴趣,但在专属软件的程序代码都是秘密的情况下,他们无从了解这些程序的结构,若他们去问老师,老师只能回答:「这些都是秘密,我们不能知道。」

要训练这些天生的工程师,最好的方法不是用教科书,而是应该让他们去练习开发大型程序的小组件,藉由阅读大型程序,他们便能了解程序的结构,自然而然成为优秀的工程师,专属软件会阻碍他们的发展。

此外,学校教育不止应该教知识、事实与技巧,更要教导公民概念,例如如何帮助你的邻人,什么是自由,这些是专属软件办不到的。

问:自由软件运动近年来已经有了一些成果,企业也已经开始了解到自由软件的好处,但有一些本地企业认为,要改用自由软件实在太困难了,他们不晓得该怎么做,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答:如果有组织会觉得改用自由软件很难,我想他们找的人并不真正了解问题所在。据我所知,有一些地区的政府已经全面改用自由软件了,像是西班牙的某些地区、委内瑞拉与厄瓜多尔的政府则已决定将要转移至自由软件,当然他们或许不是完全只用自由软件,但大多数的业务营运都会采用自由软件。觉得转用自由软件很困难的唯一原因,应该是他们用的是错的方法,这当然会让事情变难。依据我过去的经验,多数的组织能够在一到一年半之内转移至自由软件,可能会有些例外,但应该很少。一个我朋友的例子是,先从一个小部门开始作,转移完成后,便会有人知道并了解有哪里困难、该怎么克服,于是有经验的人便能再到另一个部门推动,依此类推。如果我们打算同时、并行转移所有组织至自由软件,这会有一个问题,即便大家都有一套事先拟好的计划,但却没有一个有过实战经验的人能够提供协助,那反而是自找麻烦。因此若想要转移至自由软件,应该要找有经验的人协助。

问:有人认为自由软件不利于赚钱,你喜欢赚钱吗?

答:当然,我喜欢赚钱。但我只赚我需要的钱。我需要钱,但不是要变得有钱,我赚钱只是为了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我赚钱、储蓄,一旦我存到一笔够我生活一段时间的钱,也许是一年,我便会把时间拿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想要钱控制我的生活,不想要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赚钱上,我不想欺骗自己,花大部分时间赚钱是对自己有益的,事实上,当我投身了自由软件运动,让我真正逃离了为钱工作这个如同猫捉老鼠的比赛。

来源:ZDNet記者馬培治/台北報導



关键词: 专访     Richard     Stallman     学校教育         

共1条 1/1 1 跳转至

回复

匿名不能发帖!请先 [ 登陆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