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新特性】300W单路输出工业电源>>
电子产品世界 » 论坛首页 » 综合技术 » 铁通2003:把命运交给中移动?

共1条 1/1 1 跳转至

铁通2003:把命运交给中移动?

菜鸟
2003-03-12 23:28:00    评分
2003年伊始,一篇有关中国电信业2003年展望的文章中提到:铁通公司裁员后很有可能并入中国移动。短短十几个字透着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裁员、并购难道就是铁通2003年的命运?   2000:黑马铁通   2000年12月26日,铁通作为一个独立电信运营商正式出现在大众面前,当时人们对铁通的定位是一匹黑马,它将打破电信业的垄断坚冰,形成中国电信、联通、铁通三足鼎立的局面。铁通的独门兵器是低价格、庞大的铁路网,但是除此之外,它并没有别的本钱,反而颇受限制,比如不能够经营移动业务,国际长话业务等,但是铁通坚信明天会更美好,因为日本、德国、英国等国的铁路通信公司在向铁路外的业务拓展后都获得了成功,管理者和投资者对铁通充满了憧憬。   就在铁通最为春风得意的2000年,也曾流传一种说法:3年后,铁通可能跟联通合并。然而立刻就有辟谣的声音出现,铁道部认为:铁通就姓铁,不愿意拱手让于他人;而当时联通的力量远不及今天,接管员工远超过自身几倍的铁通,也非常可能患上“消化不良”,更存在有被拖垮的潜在危机。谁想到3年期已到,相同版本的故事再度出现,只不过联通的名字换成了移动!   然而,更糟糕的是,就在铁通意气风发地想乘风破浪之时,却意外地搁浅了,成了一名“陪练”,专陪其它电信运营商“过招”。   2001:陪练铁通   铁通成立时,正是中国要加入WTO的关键时刻,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在嚷嚷着:狼来了!尤其是垄断程度较高的通信业,更是让人不放心,政策制定者煞费了苦心,希望提前形成多格局的竞争环境,好在开放之后,民族通信企业不至措手不及。当时的媒体几乎用一边倒的宣传来称赞铁通:打破垄断,形成竞争局面。然而,事实上,铁通只是一个陪练,终因贫富太悬殊,无法棋逢对手。   铁通的出身是“铁老大”,本身就有点娇生惯养,人员冗多,近7万的员工一直都是铁通的心病,然而计划的体制还没有完全转变,它一直不敢裁员,因此只可能拉低工资水平,人才当然难以挽留!员工的整体素质水平也很难提高。   城市固话市场已经基本饱和,余下的发展空间并不太多,由于初装费的取消,使得铁通的价格优势大打折扣,而且电信自南北拆分之后,本身的竞争也加强了,这个时候,铁通是否面临下岗的地位?虽然铁通可以将郊县、农村当作发展的重点,但固话本身就是个高投入低产出的行当,达不到一定规模就无相当的效益,铁通还能忍多久呢?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网通、电信、移动、联通都将拥有全业务牌照,它们再也不需要陪练了,四龙相争的局面一定有得瞧。而信息产业部在2002年6月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固定电话用户和电信业务收入的市场占有率,铁通公司都只占1.1%,由此可见,陪练的资格,铁通都还没有修到呢!   2001年,仍有文章称联通跟铁通的合并可能性很大,并给出更具体的例证:联通与铁通渊源深厚,铁道部是联通的发起机构之一,而且一直都是联通最大的股东,联通在刚成立时,羽翼未丰,也曾计划收购铁道部旗下的通讯业务部门,把自身拥有的移动经营牌照与铁道系统丰富的通讯资源整合在一起,与中国电信竞争。但双方基于彼此利益的考量,最终都没有采取行动。   2002:变者铁通   2002年对铁通而言是变化最大的一年。这一年,铁通非常关注农村的固话建设,它也意识到在城市里自身的优势并不明显,于是沿着铁路发展农村固定电话用户就成了它的目标,以北京为例,铁通以郊区为主战场,2002年底用户达到50万线。   没有移动牌照大概是铁通最深的痛,但在电信老大哥的影响下,铁通也红红火火地开展了小灵通放号试验,此外,还未雨绸缪提前进行移动业务的试验,2002年5月,铁通与北方交通大学联合建立铁通移动通信实验室。该实验室主要从事对GSM-R、3G、4G及其他移动通信制式的研究、跟踪。尤其值得一提的是GSM-R,R是railway一词的缩写,GSM-R的全意就是铁路沿线的GSM,欧洲的法国和德国已在铁路沿线进行GSM移动业务放号,铁通的不甘寂寞至少表明它要在移动业务上有所建树。铁通高层认为铁路是各行业中最早使用移动通信的,在日本、德国、俄罗斯、美国,铁通都是第二或第三大运营商,似乎,重视并发展我国铁通事业既是必要也是可行的。从这一点看,铁通不跟移动和联通合作也是情理之中。   此外,铁通还将自己打造成电信综合信息服务商的角色,以京沪穗高速环为基础的全国宽带网络建设、高速互联网工程以及基于全国统一平台的综合信息服务系统建设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甚至还有消息称铁通要利用自己的铁路网络优势,打造电子商务信息平台。   虽然说穷则变,变则通,但是无论对企业,还是对个人而言,惯性的作用都不可小觑。   2002年9月,铁通第一任掌门人,人称彭大将军的彭朋无可奈何地交出了帅印,而且并未采用业界通行的“辞职”、“离职”做法,铁通董事会以一种激烈方式——“解聘”免去其总经理之职。   2002年11月底,又冒出更大新闻,有消息称拥有近7万名员工的铁通即将大规模裁员,具体目标是每年一万人,直至达到3万员工的规模,这对过去坚称“不让一人下岗”的铁通而言,真是天大的新闻,然而,几天之后立即有铁通的高层出面辟谣:裁员是毫无根据的说法。但中国也有句古话:无风不起浪。究竟此事该如何了断,只能拭目以待,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铁通改革势在必行,冗员问题是比其它问题更亟需解决的。如何以非裁员的名义进行减员增效肯定将是令铁通高层头痛的问题。   然而,“变”法并没有解决铁通面临的问题。铁通终究虚不进补,越来越弱了。   2003:弱者铁通?   几乎在所有介绍铁通的文字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话:“中国铁通”隶属铁道部,具有50年的运营历史,但50年的历史并不能够改变它在中国电信业界中小老弟的位置。   时光荏苒,2003年展开了新的一页,铁通将如何改变现有的弱者形象呢?   电信南北拆分之后,铁通将成为国内惟一一个拥有覆盖全国固话网络的电信运营商。铁通是总分制结构,分公司在法律上和经济上没有独立性,所以只要与铁通总公司签单,分公司执行即可。因此,正如铁通高层意识到的那样:中国已经加入WTO,电信业对外开放已经是指日可待,外国企业想介入全国业务,铁通将是首选合作伙伴,交易成本低,只要签一张单就行。而对铁通而言,这样既可以引入新的机制,还可以引入投资。由于固定电话的投入大回报小,因此,外资可能更看好移动通信网络。这是否就是铁通目前在无牌照的情况下也要研究移动通信的初衷呢?从这些方面看,笔者认为铁通跟外资合作的可能性或许更大。   另外,现在最流行的说法是:如果联通在CDMA业务上被继续拖累,国家有可能将铁通并入中移动,使中移动成为拥有固话资格的全业务运营商;或者将现有的铁通公司资产一分为二,专网经营回归铁路运输生产指挥系统,而公网资产被收买或与投资方组建合资电信公司。目前看来,这两者都不太可能,因为对铁通而言,铁路就是生命线,脱离了铁路,铁通就无优势可言。“彭大将军”的免职正是因为他想分拆铁通,惹怒了“资本”。   更有可能的结果是铁通等待外资的进入,或继续发展宽带等与铁路关联不密切的业务,羽翼丰满之后再行分拆,但这个期限将是N年。铁通说:等待就是美! 摘自 搜狐



关键词: 铁通     命运     交给     移动     电信     联通     业务     铁路    

共1条 1/1 1 跳转至

回复

匿名不能发帖!请先 [ 登陆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