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国际机器视觉展览会暨机器视觉技术及工业应用研讨会→ 立即报名 ←
电子产品世界 » 论坛首页 » 休闲专区 » 我爱生活 » 与一对母女同桌....

共2条 1/1 1 跳转至

与一对母女同桌....

菜鸟
2003-09-13 16:49:00    评分
我到市中心的书城买几张音乐CD,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五点半,夜色渐临城市,路灯亮了起来。我腹中有些饿,就到附近一家有名的“桂林人家”饭店吃饭。一进来发现里面照例人多,一时找不到空座位。四面立着的几台工业用的大空调功率极大,店里非常温暖。我到总台买了一份快餐,拿着票找座位,有几张桌边只坐着一个人,一问,空位已经有人了。我等了一会,靠墙边有一桌人就餐完毕,正起身离开,我忙过去坐下。招呼一位女服务员过来,她抄下我的票号离去。我一边看着CD碟包装上的介绍,一边等着快餐快点送来。 我第三次催促大堂经理我的快餐是否在准备时,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站在桌前问我,这一桌有人吗?我说没有。她就与同来的一位十多岁的女孩坐下。女孩才坐下,女人突然想起让女孩快去服务台开票,给了她二十元钱。十多分钟后,我与女孩的快餐相继送来了。我吃的是煲仔排骨饭,她点的是土豆牛肉饭,外加一杯绿色的果汁。女人问女孩道:“你不是喜欢吃煲仔饭吗?”女孩笑说:“哦,我先不知道有。”手推小吃车过来了,女人站起来看看了,点了一份豆腐皮。女服务员说四块一份,女人一面拿钱,一面惊异地说,这么一点点,就要四块?她虽然嫌贵,付了钱又看中一份牛百页,再付了六元。没有多久,水果推车过来了,精致的玻璃碗中装着各色水果,红红的西瓜挖成球形,还有晶莹的紫红葡萄,哈蜜瓜切成小方丁,橙黄的桔子一瓣瓣浸在糖水里,我不敢多看,生怕管不住自己的钱包,于是埋头在沙钵中寻找肉多的排骨。女人又站起来将各类水果鉴赏一遍,问有没有三元一份的。答道没有,每份五元。女人并不犹豫,选了一份西瓜球。女人说,她还想要一份炸酱面。女服务员说,炸酱面要亲自到总台去点。女人从女孩的座位后面挤出来,对女孩说,等一会她就来。不一会,女人点的炸酱面送来了。她们那边一半的桌面摆得满满的,我这边只有一只沙钵和几只配送的小碟。 女孩看样子是初中生,胖乎乎的脸蛋象一只倒放的梨子,眼睛不大,鼻子和嘴唇也没有什么特色。梳着马尾巴,两鬓的头发不老实地飞扬起来,头发显得有些零乱。由此可以推断出,她可能还没有早恋。她穿一件柔软带风帽的红色外衣,下穿一条有些脏的牛仔裤,旅游鞋。脸蛋红扑扑的。总之,从长相与打扮上看,她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女中学生。 女孩吃着饭,女人侧身向着她坐着。女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没有化妆,神情平静。她对女孩说:“我今天请你出来,是有两件事。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你,家中没有人,没有联系到你,所以推到今天。” 女孩喝一口果汁,笑道:“不会吧?昨晚爸爸在家,他可能在洗澡,没有听见电话声。” 我现在可以猜出女人一定是女孩的妈妈。她妈妈说:“你爸爸不可能在八点钟洗澡,他不到十一点以后是不会洗澡的。看来你爸是要死心塌地与我断绝一切关系了,看到来电显示就不接我的电话。再过二十天就过年了,妈在新年年初比较忙,今天晚上我特意抽时间出来看看你。” 女孩笑说:“爸爸也真是的,我回去给他说,妈妈来电话一定要接。” 她妈妈表情不见得有多少轻松,说道:“第一件事是学习的事。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努力学习,我与你爸爸不一样,是大人了,进入社会,面临生存、生活上的问题,工作,赚钱,是最紧要的。你第一是学习,学习好了之后才能适当地玩一玩。” 女孩低头吃土豆牛肉饭,她的神态只能说明饭菜味道可口。 她妈妈温和平静地问:“上个星期作文课你为什么不去了呢?” 女孩抬头一笑,说:“作文是公共大课,少几个人去,老师是不知道的。” 她妈妈说:“老师不知道你缺课,但你自己知道呀。你已经十多岁了,爸爸妈妈不能时时刻刻管着你,这就要靠你自己自觉。──你说说,你没有上课,做什么去了?听说是到一个男同学家里去了。”她妈妈的声音一直平和,清晰,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我不是存心偷听母女们的谈话,因相距不到一米,我想不听见都不行。 女孩放下筷子,端起果汁,浅浅地喝了一口,笑嘻嘻地说:“到男同学家有什么嘛,那一天是他的生日,我们班去了五六个人呢。” 她妈妈问:“你下午不去上课,你爸爸知道吗?” 女孩说:“我给他说了。” “那你是怎么说的呢?” “我说我下午出去玩。” “玩什么?” “吃了饭就去滑冰。” “他同意了?” “是啊。” “你说了你下午不去上作文课,而是去玩他同意了吗?” 女孩迟疑一下,不象在组织一句谎言,而是在回忆,她回忆清楚后,立即回答道:“我说下午是作文课,我的作文还可以,正好遇到同学生日,我与其他几个同学去玩,他没有说什么。” 她妈妈拿起筷子,将炸酱与面搅在一起,仍没有吃。她说:“老师打电话给了我,说你有好几次没有去上课。” 女孩说:“是啊,我说了,那都是作文课。” 她妈妈说:“妈妈现在找到一份工作真不容易。去年我下了岗,单位每个月只发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费,全给你上学都不够。今年我在服装市场打工,每个月也就是六七百块钱。妈妈怪自己文化水平不高,找不到好工作。你还小,将来的路还远,没有文化,你将来能做什么事呢?我原来的厂里有一个同事,我与他同做车工,他因为会写文章,调到厂办当秘书,比我轻松得多,钱也多得多。他下岗后,很快到市经委找到一份工作,是搞综合,搞综合就要会写文章。你有好几次不上作文,我开始觉得也没有什么,后来接到老师的电话,想了一想,还是要告诉你写好作文会有用的这个道理。你答应妈妈,以后不再缺课,把作文科上好。” 女孩点点头说:“妈妈,我会的。”我要概括她说话时丰富的神态,此处只需用一个成语“无忧无虑”就够了。 “你说妈妈与王姨相比,那一个漂亮呢?”她妈妈的问题让我都有些惊讶。 女孩笑了,看一看妈妈说:“你好看些。” “真的吗?”女孩妈妈的脸上有着微微的惊喜,苍白的脸骤然生动许多。我是第一次看见她笑得这么好。 “真的。”话从女孩胀满饭的嘴唇里说出来。 “妈妈送一件礼物给你。”女孩立即放在手中的筷子,笑着,似乎在猜“会是什么呢?”我一边吃饭,一边也在暗暗地猜。 她从座位下纸质包装袋里翻出一件物品,比十六开杂志大一点,薄薄的,包着透明薄膜。我瞥一眼就知道是从个体小商品市场买的,价钱不到十元。她说:“天气冷,妈妈送你一条红纱巾。” 女孩接了,看一看,就折起来放到挂在椅子角上的书包里,一直傻傻地笑,无所谓惊喜,也无所谓失望。 “你经常见到王姨吗?” “天天见到啊,这几天她一直在我们家。” 女孩的妈妈淡淡一笑,问:“你与她合得来吗?” “呃……”女孩想了一想,说道:“还可以吧。喏,这个女式表就是王姨送的,她说两百多呢。”女孩伸出左手腕,露出精致的手表来。 女孩妈妈立即不自信了,忙问“那妈妈与她相比呢?” “当然是妈妈好啦。”女孩爽朗地说。 “妈妈不好,妈妈对你关心不够,不能经常来看你。妈妈现在连住的地方也没有,租的房子已经退了,租金太贵,我现在住在老板的仓库里。如果我有房子,妈妈会带你到我的房子里去,亲手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女孩笑说:“这里也不错啊。” “这里是不错,比仓库好多了。仓库里太冷,我生了煤炉,仓库不通风,上个星期,有一天早上,老板开仓取货,发现我没有起来,就唤我,怎么也唤不醒我了。” 女孩惊奇地看着她妈妈,笑问:“妈妈,你也会睡懒觉?” 她妈妈摇摇头说:“妈妈从不睡懒觉。老板告诉我,我煤气中毒了,立即送我到了医院,吊了一天水,花了妈妈两百多块钱。幸好老板那天要来取货,如果店里货多,下午或者第二天才来取货,你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妈妈了。我没有告诉你这些,怕影响你学习。我现在没有任何牵挂,唯一牵挂的人就是你。希望你好好学习,初中毕业要考上二中,考大学就有希望。你能上大学,将来找到好工作,妈妈是最高兴的了。” 女孩不再笑了,愣愣地看着桌面。我也停止咀嚼,她妈妈的话让我无法再顺利地吃饭,我低着头,端起排骨黄豆汤喝了一口,仿佛在吞咽她的苦难。我突然奇怪地想起我老家的一个故事,其实那个故事与她们的话题没有什么关系。那是六零年,公社吃食堂饭。有一个女人卧病大半年,丈夫先她而死,留下一个五岁的女儿。每天开饭时,她女儿去食堂打两份饭,饭本来就少,菜更不象样,女孩吃不饱,常常把妈妈的饭也吃了。她妈妈既饿且病,更谈不上医治,后来在病中竟活活饿死。小女儿长大后,嫁了人,每次来看她娘的墓,都会提着许多饭菜,摆在坟头,然后大哭一场。年年如此。 想到这里,我悄悄地看一看女孩,还有她妈妈。她妈妈一直看着女儿,神态柔顺,平静。女儿一直看着快餐盘。我不忍多看,就低下头继续吃饭。 她妈妈说:“快吃吧。”她用牙签挑一颗西瓜丸放在女孩的口中,自己拿起筷子,吃着炸酱面。我听她说话的声音,没有哽咽,我再看了看她的眼睛,也没有眼泪。她很快就转到轻松的话题上来了。她说:“年底,服装生意不错,妈妈上一个月的工资拿了一千两百多块。”她的脸上有些笑意,从包里拿了钱包,拿出一百元钱递给女儿,说:“给你。买些文具和课外辅导书。” 女孩笑着收下,突然问:“我到网吧上上网,可以吗?” “我不是不让你上网,先抓好学习,再玩。这一百块钱由你自己安排吧。──哦,你期中考试,你说了班上排第几名来着?” “第十六名。” “对对,上个学期期末考试是第十九名,进步了三名,这个月的期末考试争取进入前十名,考二中才有希望。”说着,她打开女儿的马尾巴,拿出梳子将女儿的头发重新梳理一遍,再扎出一个漂亮整齐的马尾巴。 我沙钵中的饭菜不多了,不得不细嚼慢咽。本想快点吃完饭,早些回家去听新CD,可我现在不想先于她们离开。我想听完她们的故事。 “你爸爸身体还好吗?” “还可以,他说,整个冬天没有感冒,这是奇迹。” “他的胆囊炎还犯吗?他发病时痛得死去活来,路都走不动。” “发过一次。” “什么时候?” “有好久了,是晚上。” “那是谁送他到医院呢?” “那一天家中只有他自己,他自己打的士去的。” 女孩妈妈摇摇头,又问:“他与王姨相处得怎么样?” “不知道。” “他们吵架吗?” “也许吵吧。” “你看见他们吵吗?” “看见过一次。平时我住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去。” “希望你们三人一起生活高兴快乐就好。你是你爸爸的女儿,也是妈妈的女儿。不管我与你爸爸怎么样,我和他只会对你好,我今天要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你好。你爸爸的脾气我知道,对你不会亏待的。到了新学期,想买衣服和什么课外书,可以问他要钱,他不给,妈会给你的。” “嗯。”女孩点点着,神态似乎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 她妈妈边说边吃,吃得非常慢。可我的沙钵里已经没有一粒饭了,连配送的那一小碟辣椒萝卜和一碟豆芽菜也吃完了,汤早喝得罄尽,不能空坐下去。我拿起面巾纸,慢慢地印一印嘴唇。如果有牙签的话,我会慢慢剔牙,可是没有。我干坐片时,站了起来,拿起CD,回着看一看座位上是否遗留下什么,其实是想看一眼同桌的母女。女孩已经吃完了饭,挑着西瓜球在吃,她的妈妈又停下筷子,在她耳边温和而平静地说些什么。 我推开店门,一阵风迎面扑来,异常寒冷。我忙戴上风帽,整理好围巾,溶入冬夜碌碌的人群之中。 文章出处:非常接近



关键词: 一对     母女     同桌     女人     没有     女孩     什么     爸爸         

菜鸟
2003-09-22 20:26:00    评分
2楼
极对

共2条 1/1 1 跳转至

回复

匿名不能发帖!请先 [ 登陆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