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国际机器视觉展览会暨机器视觉技术及工业应用研讨会→ 立即报名 ←
电子产品世界 » 论坛首页 » 综合技术 » 《知识经济》:程守宗笑傲全球前十强

共1条 1/1 1 跳转至

《知识经济》:程守宗笑傲全球前十强

菜鸟
2002-12-19 16:18:00    评分
1997年初,美国。西门子利多富计算机系统CEO程守宗在同SybaseCFO阿克斯塔打高尔夫球。   程守宗的球不仅打得好,而且打得快,他保持着1小时15分钟打完一局的个人最快记录。像他打高尔夫球一样,他做事情很急,没太多耐心,心里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尽快说出来。   打球间隙,程守宗突然向阿克斯塔说起,7月份之后,他要从欧洲返回美国工作。阿克斯塔感到很突然,阿克斯塔知道程守宗在西门子利多富一直做得很好,到1997年,已掌管着30亿美元的生意,是公司第一个亚裔执行董事。而且,在西门子利多富干够两年是西门子利多富当年收购程守宗原公司的条件之一。   程守宗告诉阿克斯塔,自己虽然在欧洲管着7000多名德国工程师,但他的家仍在美国,如此这般地已经在美国与欧洲之间来回飞了18个月。就在和太太决定在英国定居,房子差不多找好,在帮三个女儿找学校的时候,太太突然告诉他又怀孕了,不想去英国,想在美国生孩子。   考虑到太太怀孕之后,飞来飞去很不方便,程守宗便向西门子提出两年合同期满之后不再续签的请求。程守宗解释这样做的理由是:"事业可以重新再来,而家庭只有一个。"阿克斯塔没劝程守宗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他知道劝也没有用,程守宗是一个想做就做的人。   既然程守宗要在美国重新找工作,阿克斯塔就试探性地问程守宗是否对Sybase感兴趣,阿克斯塔此时的询问没什么底气,也没抱太多希望,因为1997年的Sybase已经连续亏损了三年,市场份额只剩下4%,董事会已经在想怎样将公司卖掉。   令阿克斯塔没想到的是,程守宗竟然立刻表示对正处背运的Sybase感兴趣。程守宗不喜欢等待,他闲不住,连续打了三天高尔夫,他已经有些就烦了。他喜欢对自己的未来迅速做出决定,然后,就去做。对他来说,做,比做什么更重要。程守宗喜欢看自己的力量在未知的未来里展开,并发出回响。失败或者成功,都只是力量发出之后的回响而已,没有本质不同。   程守宗要回美国发展的消息在朋友圈子里一传开,就有好些公司来找他,尤其是一些.com公司希望他去做CEO,并承诺他几个月之后就会变成大富翁。1995年8月9日,Netscape(网景)在NASDAQ成功上市之后,.com开始在美国疯狂起来。18年来,一直做大型系统的程守宗看不上.com,他喜欢做实在的大生意,不喜欢用金钱换不知所云的注意力。在他眼里,Sybase作为一间拥有10亿美元资产的公司,和仅仅只有概念加融资计划的.com相比,赚钱实在是太容易了。别人看1997的Sybase千疮百孔,程守宗却看到了"很多顾客和很好的技术",只是觉得它中间的管理部门需要改善一下。   从中学开始,程守宗就是一个乐天派。做事之前,他从不多想做到还是做不到,一向认为自己肯定能做到,只是做到的程度不同而已。这次选择Sybase,还让他觉得,即便做失败了,没人会责怪他。"他们会说因为公司存在的问题太多,实在难以挽回。"程守宗喜欢做救世主的感觉。   离开西门子,去Sybase,单从生意上讲是一个"退步"。在西门子,程守宗业已做到了30多亿美元的生意,手下管着1万多人,而转到Sybase却只有10亿美元的生意,而且一开始,他只是总裁兼COO,还有个CEO在他上面。程守宗没太计较这些,没太介意面子和别人怎么说。他对外的解释是,他已经做了18年硬件,现在他很想做做软件,如此而已,仅此而已。   1997年,42岁的程守宗在多年闯荡之后,已经不再有"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恐惧。多少风浪,都挺过,所以,他能无所顾忌地选择。    路   1973年,18岁的程守宗告别双亲,从香港飞到美国读大学预科;1979年,程守宗从加利福尼亚州技术学院电子工程专业硕士毕业。望着学有所成的儿子,程守宗的父亲满心高兴,他希望儿子能回到香港继承自己的制衣业,而儿子对他说:"不。""我想设计芯片,不是衣服。"   程父原本是名会计,30岁时依然不能使程家摆脱窘迫,但他没灰心,他从ABC开始学英文,力图改变命运。在程守宗长到十几岁时,程父终于成为一名成功的制衣商,并有钱送程守宗赴美国求学。   程守宗很佩服他的父亲,但他不想子承父业。香港太小,他喜欢美国。他很快在加州优利公司找到了工作,并在优利一口气做了13年,先做工程师,后做管理。其间,曾任优利副总裁兼年营业额达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UNIX系统集团总经理,另外,还担任过年营业额达1.2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RISC平台部总经理。   1991年,感觉周身都是力量之后,程守宗第一次跳槽,去了Pyramid科技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1993年升任总裁、首席运营官兼董事。接手Pyramid是程守宗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冒险,刚到Pyramid的时候,公司所剩现金仅够维持两个星期,如果再没新资金注入,Pyramid就得关门,程守宗立即就会成为"末代总裁",第一次跳槽就会变成第一次失业。   程守宗将命赌在他能在两周之内说服AT&T为Pyramid一个长期的政府项目提供资金援助;他赌AT&T为了投资的长期回报会给Pyramid投资。Pyramid一直没能拿下这个政府大单,是因为资金不足,而Pyramid有了AT&T投资,就能说服政府给他们做这个项目。在没有"鸡"也没有"蛋"的时候,程守宗给AT&T看政府项目的"蛋",有了AT&T的投资,程守宗又去告诉政府,既然"鸡"已经有了,还愁"蛋"下不来?程守宗最后赌赢了。   解决燃眉之急后,程守宗继续将赌注压在与大客户的合作上,提出放弃小客户,专攻大型企业的新策略,并选择欧洲市场作为扩大营销的基地,不久就将Pyramid转亏为盈。由于长期征战欧洲,和欧洲公司接触较多,1995年,程守宗成功地将Pyramid并入了德国西门子利多富信息系统公司,自己也开始了经营30亿美元公司的生涯。   砍   1998年10月,Sybase美国总部。刚刚出任SybaseCEO的程守宗在和他的管理层争吵。没有被砍掉的经理们在为自己的老同事叫屈。面对公司五六十位高级主管的围攻,程守宗再一次亮出自己的底线:"裁员是公司的求生法则,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无法支持这个计划的人,就请你走路。"   程守宗办公桌上摊着一张报表,报表上写的很清楚:Sybase全球有4万多客户,但Sybase总体收入的85%却来自15%的客户。看完这张报表,Sybase的病在哪里已经很清楚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同意裁掉不赚钱的分公司呢?他们是不愿意裁掉自己一手培养的人,不愿意终止自己亲自建立起的事业。   "如果现在再让我这么狠地裁员,肯定也有困难。现在的人都是我一个一个请来,然后慢慢培养的,要裁之前,我要反复权衡短期利益和长期收益。"而在1997年,程守宗用不着管这些,Sybase1997年之前的人,都不是他程守宗的人,所以,他能提刀就砍,干净利落。   在当时,他不能想那么多,对于亏损的Sybase,保命最要紧。他那时只要想清楚,说清楚:"裁人,不是为了被裁的人,而是为了留下来的人。"程守宗反驳反对者的理由很充分:"不能为了要保留1000多人,而牺牲4000多人;而是要牺牲1000多人的利益,保住剩下3000多人的利益。"   没等反对的声音扩散,程守宗已经连续挥刀砍掉了Sybase菲律宾、印尼、墨西哥、澳大利亚等海外公司,一次裁员1500人,占Sybase总人数的六分之一。程守宗为此不惜和管理层翻脸,是因为他算过,仅此一项Sybase一年就能省下1.25亿美元的经费。   坐上Sybase第一把交椅之后,程守宗要求董事会撕下Sybase"待售的标签",给他时间制定赢利计划。"尽管1998年的Sybase伤痕累累,但其在两个领域依然很有优势:一是公司科技革新的名誉;二是Sybase的开放体系。前者极大地发展了数据库业务,后者使Sybase的产品可以和其他产品兼容,而不是像其竞争对手那样,只能使用指定产品。"   "在开始的12个月里,我亲自和几百名客户谈我接手之后的Sybase,他们大多数人不相信我,认为我在说漂亮话。"程守宗没办法用言语让客户相信他,他就用行动。和客户谈完之后,他立即要求服务人员和技术人员跟进重点客户,让他们觉得,程守宗不只在说,也在做。   刺   1995年,美国飞北京航班。程守宗和Oracle总裁拉里·埃里森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Oracle当时是程守宗Pyramid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此次,程守宗和埃里森一起来北京,是为推广和Oracle捆绑在一起的硬件产品。   1997年,程守宗成为埃里森在数据库领域最主要的敌人,但埃里森没将昔日的盟友程守宗放在眼里。程守宗称自己也没多想埃里森。程守宗没有飞机,没有游艇,他说,他也不在乎埃里森有多少架飞机、多少艘游艇。"我只想我自己,我只为自己做,只为Sybase做,只为我们4000人做。"   2001年4月24日,IBM在纽约宣布以10亿美元现金收购Informix数据库业务,Informix数据库相关产品服务和人员正式并入IBM软件部门。原Informix公司将更名为AscentialSoftware,重心将放在资产管理软件上。   程守宗说,他并不羡慕Informix卖了个好价钱。他当即发表讲话:"如果有一家公司肯出高出市值一两倍的价钱收购你,你当然会摇摆,但前提是,你是一家不赢利的公司。失去了赢利能力,必然会被收购、被淘汰,如Informix、Novell等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但Sybase不会,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赢利能力,我们是一家赢利状况非常好的公司。光在金融市场,去年我们的收入就实现了10%的增长,在连续获得14个季度的盈利后,我们的现金资产已经超过了3.3亿美元,而负债率为零。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说,Sybase绝不会出现被收购的问题。"   IBM收购Informix之后,参与大型数据库竞争的厂商只剩下了三家:IBM、Oracle和Sybase,IBM和Oracle规模都比大Sybase大几十倍。但程守宗坚持说,只要有他在,Sybase就不会被Oracle或者IBM打垮。   "Sybase是有着19年历史的公司,数据库的成绩目前排名全球第三或是第四。虽然市场规模比不上Oracle,但我们在我们擅长的领域有着绝对的优势:全球最大的20家保险公司以及一百大的银行中,有近7成采用了Sybase的产品或技术;在全球股票交易市场,Sybase占了70%;网上银行我们占了40%左右的市场;全球排名前125家电信公司均是Sybase的客户;美国很多政府部门也都是只用Sybase产品。在移动商务数据库市场上,Sybase每年将以30%到50%的速度成长,这是未来创造盈余的主要路径。"    程守宗今天能如此自豪和放松,得益于他在5年前推行的"新政"。程守宗的"新政"很简单,就是简化公司,坚守优势的领域。为了将Sybase从技术框框里拉出来,把技术外化为用户易懂易用的解决方案,使Sybase由技术驱动变为市场推动,程守宗将公司业务区隔成四大块:企业解决方案、商业智能、网际网络以及移动与嵌入式运算。   "5年前的Sybase重点不突出,空有很多技术,但没能力从市场角度考虑怎样赚钱。另外一个不赚钱的原因是总部作决定太慢,资料来得太慢,灵活性不够,没有找到更好的、有赚钱想法的负责主管,做工程的做工程,做市场的做市场,销售的销售,服务的服务,没有一个所谓的高级管理整合策略,这让每个部门都是用钱,用多了,如果生意做得不好自然就亏本。"   为了"新政"得以执行,程守宗先裁掉了三分之一的高级主管,然后再从IBM、Oracle挖来10多名主管,组成了推行"新政"的特别小组,由他亲自督管。程守宗首先训练他们,使他们成为"种子"教官,再分配到各单位,全力推行"新政"。程守宗很自豪,当时这些人都是冲着他面子而来、冲着眼前未知的挑战而来,而且后来没有走掉一个人。   2001年1月,Sybase总部从加州的Emeryville搬到了Dublin。依在新办公楼窗前,冬日的阳光洒满程守宗周身,望着窗外14英亩园区内的幼儿园、健身中心和自助餐厅设施,程守宗惬意地想起自己在Sybase历程碑上写下的数字:1998年,Sybase亏损高达9310万美元;1999年随即赢利6250万美元;2000年,创记录地实现纯利7215万美元,2001年再次闯记录地实现纯利9660万美元。   每次外出重新返回Dublin市的Sybase"城堡",程守宗总有一种要"保卫"它的冲动。   情   1984年的那个夏天,程守宗经常因为看洛杉矶奥运会转播误事。每当程守宗在电视上看到中国人夺得金牌,他总是激动不已。他无法不关心中国人所得的每一块金牌,金牌让他脸上越来越有面子,金牌让他身边的美国人开始觉得中国还不错,不是想象的那么落后。   "中国强,对华人在外面做生意有很大帮助。中美关系不好,我在美国,马上就感受得到……"讲到在美国的打拼,程守宗每每要讲到落泪,作为一个中国人,想要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太不容易了。程守宗一直强迫自己理解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如果一个外国人做了中国银行的总裁,中国人会怎么想?现在倒了过来,一个华人做到美国公司的总裁,并进入了董事会,当了董事长,美国人当然也会有想法。这不是歧视,这是不习惯。"   "美国人如果一定要歧视我,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无法改变他们歧视我的眼光,但我不能将歧视当作自己做不成事情的借口。"所以,程守宗在主观上不能将"歧视"当"歧视",只能将其当作"他们不习惯而已",否则,他又有什么办法……   每当这个时候,程守宗就去读中国的古书。"美国最好的领导人杰克·韦尔奇,还有我那些竞争对手,他们最喜欢看《孙子兵法》。我常常跟他们说,我念的书大部分是古文,你们看的是英文,所以,我觉得比你们强很多。"   每当这个时候,程守宗总这样排遣:"我了解他们的社会,但他们未必了解我的国家。我生在中国,在美国受教育。我在欧洲德国西门子也做过18个月的事,对美国、欧洲和亚洲的许多国家都比当地人了解。"   每当这个时候,程守宗总想对人讲,"我们中国文化五千年,什么没有见过。你们美国人真的去看中国书里写的,可以学到很多。"   Sybase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携手在国内成立首家合资电子信息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Sybase电子信息学院"的消息已经发布了,2002年8月14日,双方在美国加州圣达戈将协议也签了,招生的地铁广告也预定好了,教室、教师全都落实了,就在此时,美国政府突然告诉程守宗,不能和北航合建信息学院,因为北航在美国安全部的黑名单上。2002年10月24日,程守宗在记者的追问之下,道出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Sybase电子信息学院"被搁置缘由。他一脸无奈,"这是无法预料的结果,但我们还会继续努力。"   程守宗每隔三、四个月就会来中国一趟,他不仅会说广东话,还会说普通话。2000年5月9日,他在北京王府饭店请冯星君喝了一次茶,就将冯星君招到了麾下。冯星君是他1995年和埃里森一起来北京时认识的,那时冯星君是埃里森在中国的总经理。程守宗在将王一义从Oracle争夺过来之后,就开始打冯星君的主意。王一义是冯星君在Oracle的老领导。   王一义先给冯星君打电话说:"我进了Sybase。"   冯星君回答:"我知道你进了Sybase。"   王一义诧异:"你怎么知道?"   冯星君:"Sybase总裁程守宗每次来中国都来找我。"   王一义:"那你为什么不来Sybase?"   冯星君:"他是CEO,我是一个国家的小经理,中间隔着几层鬼佬,有什么他也罩不住我,所以,这几年也没有点头。"   王一义:"现在整个亚太区都是我负责,现在,你可以过来了。"   程守宗自己是剑客式的人,他也喜欢用剑客式的人。   冯星君今年在中国的业务做到了4000万美元,是两年前的两倍。在中国数据库市场上,Oracle依然是第一,占差不多30%的市场,Sybase第二,占20%的市场。程守宗称,他是中国人,如果在亚洲做不出一番名堂来,那就有些丢脸了。冯星君在2002年元旦致辞中说:"我用8年将Oracle在中国做起来,我想,用不了8年就会将他打下来。"   Oracle公司董事长兼CEO埃里森并不这么想。2002年6月12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的Oracle全球电子商务与新技术大会上,埃里森说:"不投资中国的风险远远大于投资中国的风险,所以,最大的风险是不在中国投资。"为了通过那次会议让中国人知道Oracle是家有钱的公司,会议期间,埃里森包下了中国大饭店、嘉里中心以及国贸饭店的所有会议场所和客房。   埃里森在程守宗的家门口摆足了排场,并决定在此和程守宗决斗。   语   2002年10月24日,北京中国大饭店。英国前首相梅杰作为程守宗私人好友,正在这里为Sybase亚太用户大会助阵。梅杰围绕"困境中的领导力"主题做了即兴演讲,梅杰的演讲主题让在场的3000多名听众不由地联想起了程守宗领导Sybase从困境中翻身的历程。   铿锵的锣鼓、精彩的京剧、激昂的发言之后,程守宗在中国大饭店接受了本刊专访。   《知识经济》:Sybase现在市值12.79亿美元,Oracle市值573.6亿美元,两个公司从规模上比较根本不成比例,怎样竞争?   程守宗:在过去的6个月里,Sybase新添了135个战略客户。有56%的华尔街交易建立在Sybase基础上,有95%的财富100强公司使用了Sybase的产品。Oracle的确很庞大,但我们在我们进入的市场,都做到了前三名。   《知识经济》:中国软件业现在的口号是向印度学习,你的意见是什么?   程守宗:中国软件不能走印度之路。印度模式的本质无非是软件人才出口,印度软件工程师的工资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一,所以,印度是很大的软件人才市场。但在这个交易中,印度本土公司并有没有赚到钱,都被美国和欧洲股东赚去了。印度的软件产业仅仅是将印度人才卖出去了而已。   中国不仅有非常多的软件人才,中国还有广阔的市场,因此,中国软件公司能进行本土的市场开发,占领本土市场。中国软件业不能仅仅满足于为国外公司打工,做外包接活干,而是要做自己的品牌和市场。   《知识经济》:中国软件公司成气候,最需要补什么课?   程守宗:最要学美国软件公司的运营模式。现在美国软件公司赚1块钱,投在研发上的资金是一毛五到两毛,营销方面要花两毛到三毛。中国软件公司只要把握好这个赚钱的极限就不愁赚不到钱。   中国有很好的市场,2008年的奥运会和WTO都将带来很多的发展机会。   《知识经济》:根据IDG和银行界的相关报告,2003年,整个IT不会有正增长,软件行业大概只会有0-5%的增长,中国软件行业会怎样?   程守宗:中国将会成为唯一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市场,会继续有20%到30%的增长。我们期望Sybase也可以在中国软件市场上取得20%甚至30%的增长。   "千年虫"之后,经济环境不好,各大公司没有再购买新的软件,而将注意力集中在将现有的软件和平台连接起来,所以,集成软件会是未来的增长点。"9·11"之后,安全软件也是一个机会。   《知识经济》:你曾在很多场合说过,"中国人要一起干!"怎样一起干?不会只是让中国人销售使用Sybase吧?   程守宗:Sybase愿意通过Sybase的渠道,将国内合作伙伴的产品卖到国际市场上去。这次会议期间,我们和神州数码、SonyEricsson(China)、中科红旗软件签订了多种协议,并宣布了拓展软件开发者网络的最新发展计划。最典型的例子是华为,它在国内的软件市场萎缩,而在海外却有300%的成长,这就体现了与Sybase合作的价值。   程守宗简历   程守宗,Sybase公司董事长、首席行政长官兼总裁。祖籍江苏省无锡市,1955年出生于香港。1978年,毕业于布朗大学电子工程系,1979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技术学院获电子工程专业硕士学位。   1979年,在加州的优利公司开始了长达13年的职业生涯,先后担任工程及管理方面多个职位。   1991年,加入到Pyramid科技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1993年荣升为总裁、首席运营官兼董事。   1996年,任西门子利多富开放企业计算机部总裁兼CEO。   1997年,加入Sybase公司,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1998年10月,被委任为Sybase公司董事长、CEO兼总裁。   除此之外,程守宗曾经是全球第二大租赁公司CIT的董事会成员。目前,还担任华人软件专业协会董事,Watson国际研究协会董事,是百人委员会成员及商务软件联盟组织的成员。   1998年,百人委员会授予程守宗"年度最佳企业家"称号。鉴于其在高科技领域的造诣,全美华侨协会授予他"最杰出的美籍亚裔商人"称号。2001年5月,还获得USPanAsiaAmericanChamberofCommerce授予的卓越商业奖项。   Sybase简介   Sybase公司成立于1984年11月,总部设在美国加州的Dublin。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软件厂商之一,拥有业界领先的数据库和企业门户(EP)产品、移动与无线技术及垂直行业解决方案。目前,Sybase已成功地从传统数据库厂商转型为电子商务基础架构供应商,致力于提供支持电子商务并实现随时随地信息接入的企业级软件解决方案。Sybase公司2001年营业额近10亿美元。   Sybase作为享誉全球的跨国公司,已在世界各地设立了90多个办事处和分支机构,拥有4万多家客户,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业、电信业、医疗保健业、政府部门、媒体服务业和零售业,其中,《财富》杂志排名前1000家企业中的900家,和排名前100家企业中的96家均为Sybase的客户。同时,Sybase为125家世界主要电讯公司提供技术,为全球范围70%的无线通讯和30%的网络通讯提供数据库产品,为全球150家最大的电信公司提供最先进的技术;在金融服务业,Sybase的客户包括遍布全球90%的证券公司和60%的银行机构;在医疗保健业,客户包括全美十大医疗机构中的6家和全球超过450家医疗保健机构;在北美的政府业,Sybase为国家和地方各级的情报、后勤、福利、司法和交通等部门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



关键词: 知识经济     程守宗     笑傲     全球     十强     美国     西门子         

共1条 1/1 1 跳转至

回复

匿名不能发帖!请先 [ 登陆 注册 ]